大宋朋友圈 | 点上蜡烛大碗喝酒

/ 2020年11月28日

原标题:大宋朋友圈 | 点上蜡烛大碗喝酒

原创 宋慧敏 时拾史事 收录于话题#大宋朋友圈74个

|大宋朋友圈/偶尔不周二更新/宋慧敏(撰文)|

四六三

时事造英雄,环境造就人。寇准少年得志,鲜衣怒马高工资,不用来消费拉动内需就是爱国热情不高。寇准爱国,以他的智慧才华责任担当成为当之无愧的国之栋梁,和他的付出与奉献相匹配是豪宅、高薪,是个人素质欣赏水平生活水准的乘风破浪敢立潮头。寇准有钱,不用量入为出开源节流,因为北宋没有银行,真有现金流也不好存放,剩下的只有一个爽歪歪的字:花!大把花钱,双十一和店庆之类的活动都是针对穷人的。寇准从不参加任何优惠活动,心念一动买买买。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远。否则,把我的支付宝、收付款二维码都发给寇准。我想我也可以过上如他那般豪横的人生。有钱没什么了不起,会花钱才是品位。

事情先从那年寇准因为坚决反对宋太宗吹了枕头风,非要重用他家的亲戚,和寇准商量。寇准坚决不同意,君臣朝堂上争得面红耳赤,宋太宗看寇准不依不饶不让步,急火攻心头脑持续发热,就让他到邓州凉快一下吹吹风。

因为年轻所以流浪,流浪到邓州的寇准很快发现了宝贝——花蜡。特产特在不可替代,茅台只能出在茅台镇,只能在规定的时间用红军四渡赤水那条赤水河酿造。橘子只能在淮南以及江南闽南川南纬度低的地方甜蜜蜜,吃完了还可以做成小桔灯。寂寞的邓州之夜,烛光投影,年轻英俊高端高贵的寇准受不了从繁华到平凡的落差。他一根根点亮花蜡,以及心情,发现十分治愈。烛光营造的氛围温馨浪漫,寇准朝着烛苗愉快欢脱地举杯,堪比李白花下独酌,又比花下独酌温暖。寇准在这样的氛围和意境中渡过想你的三百六十五天,和在京城想念他的宋太宗有了心电感应。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,宋太宗把他召回京城。

寇准离开邓州,挥一挥手,不带走一片云彩,却带走很多邓州花蜡。虽然“日暮汉宫传蜡烛”证明坐实蜡烛在汉代就已经出现,但因为取自动、植物油脂的蜡产量太低,差不多都被皇宫和富豪买断,属于高档奢侈品。到了北宋,老百姓也就是过年过节放灯的时候买点蜡烛,增加一下节日气氛,平时还是油灯照明为主。但是寇准可以消费,也有足够的消费能力。

有了专供的花蜡,寇准的府邸灯火辉煌如同白昼,内卷之后梅开二度崇贵荣宠的寇准似乎是想明白了:人生不满百,何不秉烛游?及时行乐到时候时候都不难找到同好,寇准身边的故旧和新贵像水里的鱼一波一波游过来,围在寇家烛光摇曳的温暖、浪漫的氛围中。寇准怕客人酒饱饭足新陈代谢时不方便,他让下人在厕所里点上明晃晃的蜡烛。虽然黑暗之中还有更加的黑暗,比如人性,但寇家光明接引着光明,为中国词语文化贡献了一个词语——燃烛达旦。

烛光晚宴,风情摇曳,想想就有从衣柜中扒拉出小黑裙,登上小高跟奔赴的欲望。但是我知道,即便是我甩开膀子发足狂奔也不能跑到北宋,即使一键穿越怕是我等草根也不具备参加如此规格烛光晚宴的资质。

不是没有人诟病寇准烧蜡当柴铺张浪费。说他已经忘了初心忘了当初和妈妈经历的贫穷,可是此一时彼一时,比起前朝同样喜欢蜡烛的首富石祟、国民大舅哥杨国忠,寇准还是差了一点。石祟点的蜡烛是从蜂巢中提炼的纯天然无污染的蜜蜡,前调微甜,中调甜香,尾调甜腻。杨国忠是浪,或许是受了家中那个乘风破浪,直达唐玄宗李隆基心尖那个妹妹杨玉环的影响,他喝酒吃饭时,让家中服务员围着他每人举着一枝蜡烛称作“烛围”。我总结他浪的不是那回事,既没有品也没有范,本来你吃我看就十分不人道,再让人家小姑娘举着一个烛泪随时就能掉下来烫伤手的蜡烛,那感觉不仅仅是不爽,而是小羊驼的脸上全是草。寇准赶上和平安宁生产力长足发展的时代,科技让城市生活更加美好,科技从石油中提炼蜡烛,大大降低了消费成本。这也是寇准没有他们靡费的主要原因。

在邓州的烛光里喝酒喝的是寂寞和思念,京城的烛光喝的可是品味,和有品味的人喝好酒,酒好喝。好喝酒也就经受住酒精考验,对于寇准来说吗,能和他一样同步到酒喝好这个境界,这个人不好找,他们的酒量有限,和寇准不在同一个维度。老寇三碗酒不过漱漱口,那些并没有因为身份贵贱决定酒量大小的酒友们,有的是一碗不过岗,有的是七步倒。寇准常常因为找不到势均力敌的对手在每一个宿醉醒来的时候,怅然若失。因此,那些酒量稍微像样的人成了寇准重点关注的对象,他想办法把他们留在酒局上,不许离席。人家想偷偷溜号,寇准以当宰相的缜密早已命人锁上大门和后门。

寇准找呀找呀找酒友,踏破铁鞋无觅处,终于在一次全员参加的家庭夜宴上,发现了一个负责跑腿的小卒子在他喝倒了一大片之后,还能和他举杯共饮。这个发现让他欣喜若狂,人生那么短,遇见你这么晚,于是,此后他每天把小卒子召来,啥也不说,陪喝。

寇准的家庭氛围亲切融洽,家人就是家人,不论贫贱无论富贵。小卒子陪他喝酒既是他平易近人众生平等的体现,问题宰相府当差是工作,人家平时都是上班挣钱下班还要陪老婆吃饭,送孩子上奥数。如此天天陪老寇喝酒,很快就喝坏家风喝坏了胃。小卒子的媳妇找来了,不卑不亢对老寇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我老公把有限的生命用来陪你喝酒,是一件巨不划算的事。单位少他一个,马上有千万的小卒子能够顶上。可是换一个姿态,他却是不可或缺无人能够替代的。寇公,你造吧。寇准毕竟是大国宰相,睁开醉眼一挥手,让小卒子夫妻双双把家还。寇准继续公开、半公开寻找新的酒友。一天,一个老道士登门讨杯酒,寇准说来碰三碗,道士不含糊,三碗酒分分钟喝的碗底朝天。接着老道拿起一个瓶子,和嘴成四十五度角,咕咚咕咚一瓶酒直接下肚,完事后一抿嘴,示意寇准也对着瓶吹。寇准怯了,那一瓶酒是六碗的量,他还真没对瓶吹过。道士拿起瓶子说:久闻寇公好酒量,来,我再喝一瓶陪你。诚实是一种美德,寇准一以贯之的诚实说:我酒量有限。道士说:既然酒量有限,就不要强人所难。看看窗外天外天,走好脚下的一马平川。进酒虽好,可不要贪杯哟。

寇准有所思有所悟,之后就不再往死里劝人喝酒,真喝死了劝酒的人是要负连带责任的。

参考资料:《宋人轶事汇编》丁传靖 中华书局

原标题:《大宋朋友圈 | 点上蜡烛大碗喝酒》